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积小胜为大胜咋就不算积极抗战??一驳八路无战绩之说

积小胜为大胜咋就不算积极抗战??一驳八路无战绩之说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4-08 17:42] [热度:]
html模版积小胜为大胜咋就不算积极抗战??一驳八路无战绩之说

对于中共抗战,网络论坛分出两派,一派贬低,一派则力挺。贬低者说中共只是一味抢占地盘,不积极组织抗日会战,并举出淞沪、长衡、台儿庄、昆仑关等战役战斗来证明国军抗战之规模与牺牲之惨烈,质问八路有无这等规模的大战,力挺者便接招拿百团大战、平型关、齐会、陈庄等战役战斗与之相比,用以证明八路的积极抗战。这几年的抗战主旋律影视,也是这个风头,像什么《徐海东喋血町店》《杨成武强攻东团堡》《萧锋血战陈庄》等等,都学着西方战争大片和《血战台儿庄》《铁血昆仑关》那样,夸张地表现那些硬碰硬的正规战,好像不如此就无以紧跟西方与国军的潮流似的。

其实这就搞错了。这就好比非要李逵和张顺比游泳一样,说明他们没有读懂毛泽东“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句话,没有弄懂八路是怎么打鬼子的。

中共军队的抗战与国军的抗战截然不同。中共打的是游击战,兵团的作用并不显著,团级规模的仗已经极少,占比最多的是分队规模的战斗。第129师曾在1942年的一个发文中明确指出:“平原是广泛的游击战争,特别在囚笼网稠密时,非如此不行,就是野战军也要分遣成连、营增强与培养地方部队,大量开展游击战争,而运动战的机会是没有的,也不应该空口喊运动战。”新四军在1939年呈给国民政府的一份报告中也讲到:“本军系担任游击任务,其部队类多深入敌后,有时因敌情紧张,为便于袭扰敌人履行任务,甚至一营一连在游击区内,均需分散行动。”1942年底,时任太行一分区司令员的秦基伟在一份战术总结中讲到,“分区基干团亦经常处于分散,以连排班为单位结合营兵、民兵,进行广泛的游击战,今年十个月共计大小战斗九十次,其中全团集中作战只有五月反扫荡时的一次。”从1942年8月到1944年5月,冀中军区第36地区队与敌共作战92次,其中整个地区队集中作战的亦只有一次,而有71次是连以下规模的。

看一看解放军各军各师各团抗日时期的战史,你就会发现,以连以排甚至以班为单位的各种伏击、袭击作战比比皆是,占了九成以上的绝对多数。

分散的、小规模的、兵民不分的游击战,才是八路抗战的亮点所在。八路的优势不在平型关,不在百团大战,不在齐会、陈庄、关家垴、黄土岭什么的,而在那些数不清数量叫不上名字的每战歼敌一个班半个班的小规模袭击、伏击战斗中。

不过呢,这样的战斗,每战歼敌往往就那么三五个,即使拣大的说,也不过消灭鬼子一两个小队俘获伪军几十号人而已,就是拣最大的说,齐会、陈庄、平型关等,其歼敌数字,也远远无法与国军任何一次会战相比。于是,中共抗日战绩远不如国军的说辞在网络论坛里甚嚣尘上。

在PK国共两军的抗日战绩时,说到国军,往往说上高之战歼敌多少、腾冲之战歼敌多少、仁安羌之战歼敌多少等等,是把这些数字落实到某个具体的战役或战斗中的,而说到中共军队时,因尽是些张家庄之战歼敌四五个、李家庄之战缴枪两三支的战果,实在太零碎了,也就不好一个一个地说出口来,便往往只是笼统地说到某年某月止,共歼敌多少,这便又极易让人怀疑:你一个像样的会战都没打,却屡屡说歼敌几百几千,这数字从哪儿冒出来的?

诚然,八路任何一次这样规模的作战,的确不比国军淞沪、长衡、中条山、万家岭等战役那样牺牲惨烈和战果辉煌,甚至无法像平型关、关家垴、黄土岭那样可以拿出来说事儿,但它数量多。数量多能说明什么呢?说明一滴一滴的水汇聚起来,也足以使江河汹涌,说明即使像蚂蚁那样一口一口地啃,也足能吞下一头大象。这就像聂荣臻曾说过的那句话,“咱边区有200多个县,每个县每天打死一个鬼子,一个月就能打死他六七千,就相当于他一个旅团。”

这就好比山炮与步枪,如果一对一的单挑,再优秀的步枪,其杀伤效果也无法与山炮相比,这是毫无疑问的,韦德官网,但若就因此而得出步枪的作用不如山炮的结论来,则有失偏颇。因为二者在战场上扮演的是不同的角色,不好一对一的单挑。如果在一二百米的距离作战,你说哪个更好使?用造一门山炮的成本,可以造出多少步枪?

同样的道理,尽管八路每一场这样的战斗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这样小的战斗行动,它需要动员准备的时间极短,需要的战场空间极小,需要集结的兵力极微,需要的后勤补给标准极低,因而像组织一次武汉或长沙会战那样所需准备的时间、空间、兵力、给养等等,它就可以用来组织这样小的战斗一千次几千次。实际上,这种连排班规模的小的战斗,在华北的敌后,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比如冀中军区五一大扫荡后的第一个青纱帐战役,仅1942年8月25日至9月10日这半个月时间里,就累计作战34次,平均每天作战2.26次;比如胶东军区,仅1939年一年,即与敌作战1038次,平均每天作战2.8次;比如冀南军区,仅1942年上半年,便与敌作战811次,平均每天作战4次以上。这样小规模的战斗,尽管每战的歼敌数可能很少,比如前述冀中那34次作战,仅毙伤日伪军100余人,平均每战歼敌3人而已。但就是这些零星的小的不能再小的战果,能够在广大的敌后遍地开花,它的歼敌数字就很可观;能够持久地坚持这样打下去,它的歼敌数字就很可观。以晋察冀四分区老五团为例,在相持阶段到来之后,该团组织的多个孤胆射击小组,采用冷枪杀敌的办法??用今天时髦的话说就是狙击作战,每小组就这么每战歼敌一个两个的零敲碎打,仅一个月内,便打死打伤敌四百余,而自己无一伤亡。再以冀中九分区为例,从1943年下半年到1944年底的一年半时间,也就是用了这样每次歼敌个位数的六百多次战斗,达到总计毙俘日军650人、伪军5千多人、攻克和逼退敌点、碉380余座的战果。要知道,八路可并不是只有一个老五团,并不是只有一个九分区。

敌后游击作战,还不能仅仅从歼敌数字上去考量,能够有效地消耗、疲惫敌人,牵制其兵力,打击其士气,也是一个重要的战果。刘伯承在1939年的一次总结中说过,“即使在动的静的敌人的周围突然出现,打一次麻雀阵,挖毁突出的堡垒,甚至于放几声爆竹,造一些谣言,烧一把野火,散一次传单,也要足够估计其可能引起敌人‘草木皆兵’之感,增加其疲劳厌战心理。”彭雪枫曾在一篇报告中高度评价辖下某游击小组。该游击小组在一次游击活动中,只花了四元钱买了挂鞭炮趁黑夜在敌炮楼外边放了一下,就让敌人打了一夜的枪,用很小的代价达成了消耗疲惫敌人的很大的效果。这一仗够小吧?但这样的仗多了,对打击敌人的锐气与军心仍然是巨大的。

读懂了游击战,你就明白了这零敲碎打的不可小觑,你就找到了那些歼敌数字的出处,就知道了它并非无中生有,并非空穴来风。这就是持久战,这就是积小胜为大胜。

(较真辩对,打假正讹,欢迎关注本人微信公众号:牛戈文草)

关键字:manbetx体育
下一篇:没有了